2021年8月经济数据点评

宏观研究部

2021年9月15日

事件:国家统计局发布,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7月为6.4%,1-7月为14.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增长2.5%(7月为8.5%,1-7月为20.7%);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8.9%(1-7月为10.3%)。

点评:

1、受信贷紧缩和疫情双重影响,8月国内经济加速下行

信用持续紧缩叠加疫情负面冲击加大,8月国内经济超预期下行,且受疫情影响服务业生产及消费下滑较为明显。生产端来看,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市场预期5.8%,宏观研究部预期5.6%),两年平均增长5.4%,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服务业生产同比增长4.8%,两年平均增长4.4%,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1.2个百分点;需求端来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5%(市场预期7.4%,宏观研究部预期7.0%),两年平均增长1.5%,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2.1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8.9%(市场预期9.1%,宏观研究部预期9.0%),两年平均增长4.0%,相比1-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结构上来看,房地产、基建投资增速均在回落,制造业投资小幅反弹。

2、国内工业、服务业生产均在进一步下行

当前国内外需求均在走弱,叠加“双碳”目标下行政限产政策总体被严格执行,近两个月全国高炉开工率在持续下行,国内工业生产延续年初以来的回落趋势。8月,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长5.4%,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1月两年平均增速最高达9.5%,三季度国内工业生产的回落速度在明显加快。分三大门类来看,近期上游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处在高位对采矿业生产有一定的带动作用,采矿业生产两年平均增速上升至2.0%,前一月两年平均增速下降1.0%;制造业及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生产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下滑0.4、1.3个百分点至5.7%、6.0%。尽管疫情在7月出现,但由于全国大范围加强疫情防控集中在8月,对服务业生产冲击最大的时刻也集中在8月。8月,服务业生产两年平均增长4.4%,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1.2个百分点。8月服务业PMI降至45.2%,自2020年2月以来服务业PMI再度跌破荣枯线,进一步印证本轮疫情对服务业生产的冲击较大。尽管上轮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有利于服务业生产的恢复,但近期福建疫情再度反弹,一定程度上会削弱后续服务业生产的回升幅度。

3、投资有所放缓,结构上来看,房地产、基建投资增速均在回落,制造业投资小幅反弹

1-8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9%,两年平均增长4.0%,相比1-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环比来看,8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0.16%,相比7月略微反弹,但仍低于历史同期水平(2016-2020年平均为0.43%)。分行业来看,在前期调控政策影响下,房地产行业在进一步降温。1-8月房地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长7.7%,相比1-7月份两年平均回落0.3个百分点。单月增速来看,8月,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进一步回落至0.3%,前一月增长1.4%;1-8月,基建投资两年平均增长2.3%,相比1-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4个百分点;1-8月,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增长3.3%,相比1-7月两年平均增速加快0.2个百分点。前瞻来看,房地产投资先行指标中房地产销售增速降幅扩大至15.6%,前一月下降8.5%;土地购置面积下降13.9%,前一月增长2.8%,且100大中城市土地成交溢价率也在快速回落;新开工下降16.8%,前一月下降21.5%,先行指标均在指向房地产行业景气度在快速回落。在当前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出现大的调整背景下,预计房地产投资下行趋势仍将持续。近几个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进度明显加快,6-8月分别净融资3157亿、2733亿、4370亿元,按全年3.65万亿的额度,未来几个月还将发行2.1万亿左右,财政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在加大。但根据730政治局会议,部分地方政府债专项债于年底发行用于明年的基建投资,实际对今年基建投资的支持力度有限。此外,由于近期出台的15号文严控地方政府新增隐性债务,基建投资的自筹资金来源受冲击较大。综合来看,后期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力,基建投资将会反弹,但受隐性债务限制等因素影响,实际反弹空间有限。制造业投资受需求端影响较大,但内需中投资特别是房地产投资下行趋势难以逆转,居民消费需求低迷,外需短期仍有韧性但大的下行趋势已经形成。在需求端走弱叠加上游价格持续处在高位侵蚀中下游利润等因素影响下,预计制造业投资较难有明显改善。

4、疫情冲击加大,消费增速明显回落

8月,新冠疫情开始从江苏蔓延至全国多省,全国各地开始加大疫情防控力度,居民出行及社交受限,对消费的负面冲击较大。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1.5%,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回落2.1个百分点,创年初以来各月两年平均增速新低。按消费类型来看,8月,商品消费两年平均增长2.4%,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餐饮消费两年平均下降5.8%,相比7月两年平均增速下降6.6个百分点。从消费品种上来看,与出行及社交相关的消费如石油及其制品、服装鞋帽、体育娱乐类、粮油食品类回落幅度较大。此外,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商品房销售回落幅度较大,与房地产相关的家电、家具类消费两年平均增速也出现显著下行,且汽车消费也出现明显下滑。不过,偏高端的金银珠宝类消费增长速度在进一步加快,且高于总体消费增速。前瞻来看,当前制约消费的因素既有短期因素如疫情及部分区域的自然灾害,也有偏中长期的如房地产调控政策及居民收入K型分化,低收入群体收入恢复慢于高收入群体等因素。尽管江苏疫情的负面冲击在消退,但福建疫情再度反弹加大消费的复苏难度,但预计总体影响要小于上一轮,基本假设下后续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出行及社交相关的消费将会小幅反弹。但中长期因素对消费的制约将持续存在,短期地产调控政府放松的可能性不大,房地产相关消费对总体消费的拖累将持续存在。此外,国内结构性失业问题严重,16-24岁群体失业率仍处在高位,低收入群体收入恢复缓慢将持续制约总体消费复苏力度。

5、考虑到疫情对消费和服务业的超预期影响,以及考虑到信用紧缩之下房地产市场快速降温,我们将三季度GDP预测下调至5.8%

受信用收缩及疫情影响,三季度国内经济加速下行。生产端来看,7-8月工业生产增速分别回落至6.4%、5.3%,预计9月份在高基数及需求偏弱背景下将进一步下行至4.8%左右;疫情冲击下,服务业生产回落速度较快,7-8月分别下滑至7.8%、4.8%,9月随着南京、张家界等地疫情的影响逐渐减弱,服务业生产或将小幅反弹至5.5%左右。需求端来看,消费持续疲软,投资中地产在快速回落,仅出口依旧维持较强韧性,但大的下行趋势难以逆转。鉴于近两个月国内经济下行速度超预期,我们将三季度国内经济增速预测值从6.1%下调至5.8%。叠加近期企业债务问题严重,后续国内稳增长的政策还需进一步出台。由于财政政策年初已经制定后续较难有超预期表现,预计货币信贷将是一个重要抓手。量的方面,月初人民银行宣布新增3000亿元再贷款,后续央行有可能会通过降准加大支持力度;价的方面,通过碳减排工具实施定向降息的可能性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