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灵活的贸易政策——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愿景点评

宏观研究部

2021年10月5日

事件:当地时间10月4日上午10点,美国贸易代表(USTR)戴琪在美国智库CSIS发表演讲,阐述拜登-哈里斯政府美中贸易关系新方式,解释了重组(realign)对华贸易政策以捍卫美国利益、加强中产阶级的重要性。

点评:

1、戴琪最新演讲是拜登-哈里斯政府首次阐述对华贸易政策愿景。自3月18日上任以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一直在对华盛顿的对华贸易政策进行全面性、跨部门检讨。在美国投资国内基础设施更新、恢复国外盟友关系以增强实力后,戴琪在CSIS举办的活动中首次阐述对华贸易政策愿景。戴琪称美国政府之前处理对华经贸问题的手段未能解决美方根本关切,单边做法疏远了盟友、损害了美国经济中的某些部门,拜登政府将寻求以“全新、全面和务实”的方式处理对华经贸关系,融入深思熟虑和长期思考,提出美中两国“长久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的概念。戴琪表示,美中经贸关系影响深远,美方无意“激化”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目标是负责任地管理中美竞争,为美国工人、农场主、商业创造公平竞争条件,维护美国利益。

2、美国试图重建工人信任、重组对内对外政策,形成持久的贸易政策,更倾向采取多双边途径。一方面,发展好美国国内。依照打铁还要自身硬的理念,国内是国际竞争力和共同繁荣的起点。美国希望依靠已经通过的财政措施,以及正在讨论的“重建美好未来”大规模财政计划,对国内作出明智的投资,增强自身竞争力、创新力。另一方面,公布对华贸易政策重组的最初四项措施,与中国保持接触。包括(1)与中国一起评估第一阶段协议履约情况,(2)重启针对性的加征关税豁免程序,缓解特定成本压力,(3)对第一阶段协议未能解决的其他问题(公有制主体、非市场化贸易实践等),向中国提出更广泛的关切,(4)咨询协调盟友确保竞争条件公平,共同塑造21世纪贸易技术规则,拓展国际市场。尽管四项措施已明确,但每一部分下的具体措施仍较模糊,未来应视贸易谈判和双边关系进展而保有弹性空间。

3、相比特朗普采取的惩罚性关税为主、脱钩论、较为刚性的贸易政策,拜登政府的贸易政策更加灵活。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不同于特朗普时期以惩罚性关税加征为主的贸易政策,拜登政府更加注重以公平贸易为主要内容的规则竞争,即美国希望通过自身试压并联合盟友迫使中国遵守所谓的全球贸易规范,以从源头上削弱中国的贸易比较优势。二是拜登政府不再一味将国内问题全盘推向中国、并采取外向化的激烈措施与多国展开贸易战,而是强调美国全球竞争力的关键在于美国国内,美国需通过明智的国内投资以提高自身的竞争力,贸易政策出现了一定的内向化倾向。三是拜登政府不拒绝对话,不寻求通过贸易渠道激化甚至恶化双边关系,不寻求脱钩。戴琪明确表示,未来几天将寻求与中国同行进行坦诚对话,内容包括讨论第一阶段协议和中国的相关产业政策。四是拜登政府摒弃了特朗普政府全面开炮、单打独斗的做法,而是寻求与“盟友和志同道合的伙伴”的合作以应对中国,但这种做法与传统的多边主义仍有本质区别。

4、后续关注中美对话情况,以及美国联合盟友的进展。美国计划与中国就第一阶段协议落实情况、产业政策等问题展开坦率对话。第一阶段协议包括部分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条款,增加对美商品和服务购买共2000亿美元,中国改善对美国农和金融行业的市场准入等。根据PIIE的统计,按美国海关口径今年截至8月份仅完成商品购买目标的62%,离实现目标还有距离,不过戴琪也表示第一阶段协议并非只有中国增加进口这一项内容,具体的履约情况评价和后续执行手段仍需关注。美国没有计划进行第二阶段协议谈判,但对补贴等非市场实践将提出关切,仍存在利用301条款调查中国政府对企业提供补贴的行为进而加征的关税风险。美方新启动的关税豁免程序细节仍有待公布,未来可能还会启动更多排除程序,此前的大多数关税排除都在2020年底到期,而未被排除的商品的加征关税将维持不变。拜登-哈里斯政府联合盟友塑造规则,这与特朗普时期手段差异明显,近期聚焦于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的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TTC)是最新的一个例子。需关注美国和盟友在高科技(芯片、人工智能)、产业政策(补贴)、人权(强迫劳动)等方面协调落地具体方案、规则的风险。

5、政策愿景相对概括,多双边接触成果具有不确定性,短期直接影响可能有限。美国仅提供新的关税豁免程序,未提到取消对华加征关税,令一些利益方感到失望,不过短期可能也不会看到冲突升级,戴琪关于“脱钩”问题的表态相对积极(表示中美停止与彼此的贸易是不现实的,问题可能在于寻求某种“再挂钩”的目标是什么),美国新的对华贸易政策愿景对经济和市场影响短期可能相对中性。如果未来中美贸易对话相对激烈、美国及盟友共同政策设定进展较快、美国启动关于补贴的301调查,可能令避险情绪升温,施压人民币汇率,给国债收益率带来下行压力,并可能带来部分领域冲突,延缓中国半导体、光伏等产业发展。但是如果中美对话有序、美国及盟友共同政策设定进展缓慢、关税豁免条件宽松,则会提升市场情绪,豁免出口也有望受到边际提振。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基调相对更加理性平和,A股在双方激烈冲突时点或仍不免波动,但整体走势仍应以跟随国内基本面和政策面为主。